为什么说如果没有汤芗铭的海军,水师提督萨镇

汤芗铭,湖北浠水人,字铸新,汤聘莘次子,清光绪11年生于南凉乡牛黄垱,幼年时因家遭兵燹,父亲汤聘莘靠举债渡日,幸曾祖父汤英信重振家业,汤芗铭才有条件完成学业。清光绪29年汤芗铭毕业于武昌文普通学堂;同年参加湖北乡试中举人,汤芗铭立誓以武力振兴中华,于是放弃入京会试,考入福建船政学堂。

1912年1月16日,袁世凯和内阁全体大臣联名上了一个折子,表示大势已去,他已无能为力,其中一句话:“海军尽叛,天险已无,何能悉以六镇诸军,防卫京津?”

图片 1

图片 2

1911年10月12日,武昌城内新军起义消息传出,载沣立即命令萨镇冰率舰队前往,协助陆军大臣荫昌反攻。

萨镇冰

舰队上有位26岁的年轻人汤芗铭,他留学归国不久后任镜清舰机长、南琛舰长, 1910年升为海军统制萨镇冰的参谋。这次他奉命前去镇压“叛军”,准备立下奇功以期加官进爵。

袁世凯正式向隆裕太后摊牌,逼清廷退位是在1912年1月16日。这一天,他和内阁全体大臣联名上了一个折子,表示大势已去,他已无能为力,其中一句话:“海军尽叛,天险已无,何能悉以六镇诸军,防卫京津?”与新式陆军一样,海军也是清朝依赖的长城,武昌起义发生后不久,10月15日,海关总税务司、英国人安格联写信给汉口的苏古敦:“我认为海军将继续效忠皇室,并成为巨大力量的来源。因为他们将使水上交通不致中断。如果他们变了,局势就很糟了。”

十几艘军舰来势汹汹,汤芗铭原以为海陆大军所向披靡,武汉三镇不日即可攻克。等他到了汉口后发现,北洋陆军根本不听荫昌调度。朝廷不得请袁世凯出山,而老袁只是虚与委蛇。汤芗铭是个对形势洞若观火的聪明人,看着汉口江面上海军十几艘军舰官兵,开始纠结于自己何去何从。

清廷也认为有海军的配合,攻下武昌不成问题。所以,当水师提督萨镇冰的舰队到达汉口,10月17日北京的《政治官报》刊载的消息就说:萨镇冰有电到京,“人心大定,学部亦发布命令,通饬各学校学生,照常上课”。

汤芗铭老家湖北浠水离武昌城很近,他早年就毕业于武昌文普通学堂,乡试中举后转入福建船政学堂,1904年他因学习优异被保送赴法留学。其兄汤化龙也非等闲之辈,早在立宪运动中就做到湖北谘议局议长,汤芗茗此时并不知哥哥在此变故中前途命运。

萨镇冰是第一届派往英国学海军的,与严复同学,海上经验极为丰富,又喜读有关海军的外文新书籍,并每天看中英文报纸,以明了国际情形。他精通英文,英文函件都是亲自撰写,不用秘书代笔。他待人谦和,对下无骄傲暴躁之态。

不过汤芗铭对革命党人颇为熟悉,在巴黎时他曾遇到前来宣传革命的孙中山,并由孙介绍加入兴中会。那天汤芗铭和一帮同学听孙中山演讲,孙见气氛热烈便让大家签名立誓反清。汤事后越想越后怕,就伙同他人潜入孙下榻的宾馆,趁其不备割破皮包偷出誓词,跑到清驻法使馆公使孙宝琦那里举报。

10月20日,鄂军都督黎元洪给萨镇冰的信口称“夫子大人”,表示革命的目标在改革专制政体,建立中华共和民国,劝说老师反正:

这位孙宝琦怕事情闹大,兴起大狱,当时略一浏览,便笑曰:“此皆小孩闹玩意,何足轻重。”随手将名册扔进壁炉烧掉。汤芗茗由此和革命党人结下梁子,在法国是混不下去了,不得转向英国学习。

“洪之所以能明此大义,一系吾师平日训诲之功,此次武昌之举,洪已审定确实,非他项革命可比,以数小时之间,居然恢复武汉三镇,其地有兵工厂、铁厂、织布局、麻布局、缫丝局为全国商务上政治上之中心,今值交通之世,国都合建于此,始能与伦敦、巴黎、圣彼得堡、华盛顿相颉颃。

如今汤芗铭奉朝廷之命“剿匪”,正可以一血之前告密不成的耻辱。然而,等他随着大军17日到达汉口时,军舰上已有军官郑礼庆、朱孝先“投敌”,战友阵前倒戈多少让他有些意外。

……华盛顿兴美,八年血战,吾师若出,将见不八月而亚洲地图之上必有中华民国国旗飘扬也。……师一出,不但名正言顺,而实较胜于汤武。……满汉存亡,系于师台一身。”

隔几天他又见有人假装西洋人,用英语说有密信给萨统制。这信是黎元洪的,称萨为老师。萨阅后不发一言,只告诉汤芗茗,都督黎元洪本是海军中人……原来黎早年毕业天津水师学堂,与萨镇冰有师生之谊。黎致函其师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萨虽没有回应,但整个舰队都在磨洋工,汤芗茗看出他已心存犹豫。

马超俊自述,当时黎元洪黎焦急万状,想要写信给萨镇冰,但又无人敢冒险前往送信。他毛遂自荐,愿一死报国。萨的旗舰戒备森严,海军列队握枪,经过周密检查,他只身登船,将信面呈———

10月26日,萨镇冰奉命率领舰队炮击革命军,海军突然参战让革命军措不及防,伤亡惨重,节节败退。接着革命军炮队为了阻止海军,开发炮还击。经过数日激战,无数年轻生命殁于战火。萨镇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这位经过甲午海战的北洋老将,看着国人之间自相残杀,心里不是滋味。

“萨阅毕考虑三小时之久,我在旁屏息等候,最后亲笔回复:‘宋卿学弟:示悉,各尽其职,此复。’下款签萨镇冰三字。我接信后即返武昌报命。黎看信后说:‘语虽双关,但无恶意,你不虚此行。’我当时向黎报告,在我登舰时,舰上炮衣已脱下,正向武昌方面准备射击,等我下船后,炮衣又都穿上了。我高兴地用广东话对黎说:‘都督,我们成功了。’可惜他听不懂。”

这时汤芗铭看到岸上火光烛天,这是冯国璋看革命军顽抗让其难以长驱直入,下令纵火民房,迫使革命军撤退。没想到这场大火烧起了民愤,连海军官兵都气愤不已。冯国璋相约海军配合攻打汉口,萨镇冰命令舰队向岸边革命军炮击时,几乎所有舰艇炮手都不再瞄准,纷纷朝着江面放空炮。萨看到官兵无心恋战,于是命令舰队向下游撤退。

在汉口办《大汉报》的胡石庵回忆有所出入,上舰送信的人是黎玉山,得到萨的亲笔回信,“甚简略,谓彼此心照,各尽其职云云,言外已有深意存也。”

这几日革命军在战斗中受到挫折,但越挫愈勇;而汤芗铭所在的海军放了几响空炮后,却人心浮动。萨镇冰内心是焦灼的,他对心腹汤芗茗无奈地说:“如今,我左右都是罪人了!”汤芗茗却不以为然,没有什么道德牵绊的他感觉机会来了。

黎元洪民国初年主持编辑的《武汉战纪》也说,萨镇冰复函:“彼此心照,各尽其职”。

在汤芗铭与革命军在江面对峙时,其兄汤化龙已被城里的起义士兵请出山,准确说在起义第二天就登台了。身为湖北谘议局局长的汤化龙本与康梁是一路,属于不赞成革命的立宪派领袖。但顺应大势的汤化龙此时却说革命事业他素来赞成,并劝说同僚黎元洪挺身主持大局,他亲自起草起义通电痛批朝廷,要求各省响应独立。通电一出,各省新军响应,如摧枯拉朽。

黎元洪的儿子黎重光回忆,他父亲连写了两封信给萨,语极恳切,记得第二封信大意是:“吾师向来知道元洪为人一贯谨慎,这次起事,实是人心所向,经过再三考虑,乃接受此职。望吾师眼光看得远一些,与革命军合作。”此信去后,很有成效,兵舰相继离去。

汤化龙没忘了给弟弟指路,他手书密信送给汤芗铭,上书“早日反正,以立殊功”。汤芗茗知道乃兄已任湖北革命军政府民政长,清廷是大势已去。

萨的亲信汤芗铭回忆说,他们10月17日到汉口,长江舰队统制沈寿堃向萨镇冰报告,军舰上有军官郑礼庆、朱孝先同情革命,投到黎元洪那边去了。隔几天有人假装西洋人戴假胡子来,就是朱孝先,用英语说,有一信给萨上将。这信是黎元洪具名的,称萨为老师。萨阅后默无一言,只告诉我黎原是海军中人。又过几天,瑞典人轲斯,红十字会会员,乘悬有红十字会旗帜的小火轮来见萨,所说都是宣传武昌革命军怎样好,清朝一定会推倒等等。最后拿出一封黎元洪的信,与朱送来的大意相同。要求复信,被萨拒绝。

识时务者为俊杰,汤芗茗广泛联系官兵,号召在海容舰召集各舰军官密谋起义。舰上的广大水兵本就同情革命,现又被北洋陆军暴行震惊,革命情绪迅速蔓延。看时机成熟的汤芗铭找到萨镇冰,巧妙地劝说他让舰队移师下游。

“楚有舰”轮机士兵刘伦发家眷在武昌,派到武昌调查革命军情况,回来报告,革命军秩序良好,人们同心协力要推倒清朝,建立共和,青年学生纷纷投入军队,准备作战。萨听了未发一言,只是听到革命政府每人每月支20元的生活费时连连点头。

恰好11月2日,袁世凯赶到湖北孝感督师,汤芗铭随萨镇冰面见。萨向袁说明海军在对岸炮击下于大局无补,希望准许他率舰撤离。没想到袁立即表示赞同,萨于是率部开往九江。这时汤芗铭算明白了,袁并不急于灭敌,而是想拥兵自重要挟朝廷。

萨镇冰的部属赞成革命的不少,汤芗铭是汤化龙的弟弟,收到哥哥的来信,也心有所动。舰队官兵推汤芗铭向萨提出举义的要求。同时,萨还受到包括英国在内的各方面压力。他不愿叛清,却又不愿与革命党为敌,经过慎重考虑,决定悄然离开舰队。他邀请各舰舰长到海容舰谈话,“本人有病,必须赴沪就医……”

翌日传来吴淞炮台和驻防吴淞口的海军举义的消息,萨镇冰看到天下大势所趋,不愿叛清的他又不愿与革命党为伍,经过一番挣扎后决计悄然离舰。汤芗铭顺理成章地接管了舰队指挥权,几个满人舰长不死即走。

这是平日为人仁厚的他对部下的临别赠言:“今老矣,不忍见无辜人民肝脑涂地,若长此迁延又无以对朝廷。君等皆青年,对于国家抱急进热诚,我受清廷厚恩,不能附和。今以舰队付君等,附南附北皆非所问,但求还我残躯以了余生。”他用灯语示知停泊在阳逻的各军舰和雷艇:“我去矣,以后军事,尔等各船艇好自为之。”实际上就是听任部下改旗起义。

汤芗铭不费什么功夫就让舰队挂上了铁血十八星旗,雄赳赳地开回了汉口江面。这次他们把炮口转向渡江的清军,当初不肯发威的大炮一鸣惊人,击毙了400余名清军,有力地声援了武昌革命军。

萨镇冰的出走和海军的起义,给予清廷心理上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,连袁世凯逼宫都要拿海军说事。萨镇冰在关键时刻的这一选择,对于时局朝着和平转型的方向演变产生了不容忽略的影响。

由于进入11月的枯水期,汤芗铭舰队无法保证吃水深度,加之海容舰因清军炮火重创而亟待大修,否则武昌保卫战鹿死谁手真是未可知。后经大都督黎元洪批准,他率领舰队开赴上海整修。

从武汉到九江,他在英国领事馆借宿一晚,次日早晨,他乔装商人乘英国太古公司的商船去沪。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后来写信给外交大臣格雷说:“萨镇冰提督所率领的全部舰队现已明确地拥护革命事业。提督本人仍继续忠于清朝,因此他的地位颇有危险。他被允许在英王陛下的一艘军舰上避难,并在英王陛下驻九江领事馆过夜。他化装成商人离开九江,已平安抵达上海。”英国人并不理解他的内心。

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,汤芗铭因辛亥援汉之功,孙中山不仅原谅他当初告密之事,还任命其为首届政府国务委员、海军部次长兼北伐军海军总司令,年纪轻轻可谓志得意满。

转载注明看历史(www.lishiqw.com)

的确,汤芗铭领导的海军反正,把长江上的威胁变成优势,成就了革命党人。连1912年1月16日袁世凯向隆裕太后摊牌,联名各大臣上折逼清廷退位,都言之凿凿称:“海军尽叛,天险已无,何能悉以六镇诸军,防卫京津?”

汤芗铭成了开创民国的功臣,他奉孙中山之命率舰队北伐,协助山东革命军光复山东登州。正当他节节胜利之时,传来了南北议和消息,袁世凯当上民国大总统。

脑筋转得太快的人往往靠不住,袁世凯为了拉拢汤,给予汤芗铭高官厚禄。汤也立马变色,成为老袁心腹之臣。袁派他往湖南任将军,“二次革命”中就数他攻打李烈钧最为卖力。后来他在湖南对革命党人进行残酷地杀戮,仅长沙一地先后无辜被戮者达1.7万余人,可谓血债累累。杀人不眨眼的他被称为“汤屠夫”。

袁氏当国意欲复辟帝制,汤芗铭最为卖力鼓吹,劝进之文最多。筹安会成立鼓吹帝制,汤氏投其所好,率先在长沙成立湖南分会,并创办报刊粉饰帝制。

洪宪帝制覆亡已成定局之时,作为袁亲信的汤芗铭又宣布独立。后来哥哥汤化龙在海外被革命党人所刺杀,他才逐渐参破人生,开始吃斋诵佛,淡出政坛不问政治,日夜唯听戏捧角,度其寓公生活。

对于汤芗铭的所作所为,湘人恨之入骨,来自湘潭的毛泽东却有着非凡的见解。他认为汤氏治湘三年,严刑峻法,使得气象一新。他说:“汤芗茗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。如果没有汤芗铭的海军,武昌首义就有可能流产;没有汤芗铭,袁世凯的命运就有可能多维持一段时间。”

毛泽东这样高度的评价也让汤芗铭得以善终,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他仍旧老而不死,两次被捕,均免于起诉。他隐居于北京西城石板胡同中,改名汤住心,天天茹素念佛,直至1975年病逝,享年90岁。

相关Tags:朝廷司令海军英语大军

本文由云顶娱乐网址发布于风云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为什么说如果没有汤芗铭的海军,水师提督萨镇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