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为什么不愿意拿钱赎明英宗

景泰二年八月二十三日,瓦剌二十余人护送英宗到大同城下,向明军要赎回英宗的财物,说给钱就放回英宗。郭登命令手下紧闭城门,英宗传旨说:“朕与郭登有姻连,为什么这样将朕拒之门外呢?”郭登派人传奏说:“臣奉朝廷命守城,不敢擅自开门。”说罢继续坚守不出。

袁彬见状很焦急,便以头撞门大呼。这时候广宁伯刘安、给事中孙祥、知府霍才出门见英宗一行。但是等到他们带着财物要赎回英宗的时候,瓦剌人又不干了,带着英宗又跑了。 根据《郭氏家传》的记载,郭登曾经找来七十多名死士,让他们吃饱喝足后,令他们持刀握弓,要把英宗从瓦剌人手中抢回来。后来走漏了风声,瓦剌人觉察不妙,就逃走了。

也先在军事上、政治上都不能取胜,于是就开始求和。景泰元年三月,大同参将许贵上奏说:“迤北有三人至镇,欲朝廷遣使讲和。”于谦说:“我与彼不共戴天,理固不可和。万一和,而彼肆无厌之求,从之则坐困,不从则速变,势亦不得和。贵居边疆重地,怯若此,何以敌忾!”从此,关将无敢议和者。

根据于谦的分析,瓦剌意图要挟明朝而不得志,势必求和,求和而太上皇自返。如果和议起自明朝,则明朝就只有听任瓦剌人要挟的份了。朝廷一意用于谦之策,棋胜一着。当年,正是因为南宋朝廷一意主和,徽钦二帝最后不能返。

但是,景泰帝并非真心想要迎还英宗。宋朝因为一味讲和而造成徽钦二帝不能回还,如果景泰帝学宋高宗的做法,求和退让,放松了军事,英宗便永无送还之日。好在景泰帝城府不深,没有这么多盘算,而于谦出以为国公心,以战逼和,促使明英宗归还,被称为社稷之臣。

也先一再遣使求和要求送还明英宗,景泰帝回答说:“朕念在也先屡屡请送太上皇回京的份上,因此遣人赐书授赏。但是也先诡诈反复,现在阿拉又派使者来,朕 本来打算满足你们的要求。然而朕听说也先仍聚众塞上,意在胁挟,所以义不可从。

即使阿拉必欲和好,待瓦剌诸部落北归,议和未晚。不然,朕不惜一战。” 吏部尚书王直率群臣上书:“也先求和于我,请还乘舆,此转祸为福之机。望陛下俯从其请。遣使往报,因察其诚伪而抚纳之。奉太上皇以归,少慰祖宗之心。”景 泰帝说:“设彼假送驾为名,来犯京师,岂不为苍生患?”后来阿拉又来请求。

景泰帝在文华门召见廷臣,表示应当拒绝。王直等人又请求:“必遣使,无贻后悔。”景泰帝不悦:“朕非贪天位,当时见推,实出卿等。”至此景帝说出了心里话:当初推我做皇帝的是你们,现在要迎还太上皇的还是你们,太上皇回来了,那我怎么办?

于谦看出其中奥妙,便从容地说:“天位已定,宁复有他!固理当速奉迎,万一彼果怀诈,我有词矣。”景泰帝听了于谦“天位已定”的话,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改口说:“听你的,听你的。” 于是,明廷派出以礼部右侍郎李贤为首的使团,出使瓦剌。

李实刚走,瓦剌的使臣又到,在王直等的请求下,明朝又派右都御史杨善等出使瓦剌。胡说:“上皇在瓦剌久,御用服食,宜付善等随行。”景 泰帝不予理睬。不久李实回朝,传达也先的话:“迎使夕来,大驾朝发。”于是,廷臣讨论派遣迎还使节,景泰帝说:“杨善既去,不必更遣。但以奉迎意致也先, 即令善迎归足矣。”

本文由云顶娱乐网址发布于中国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大明为什么不愿意拿钱赎明英宗

相关阅读